德惠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德惠文学网»论坛/征稿 文学论坛 小说故事 (谢雪冬、赵超越、赵忠顺、刘兴) 爱情狂想曲——不择手段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查看: 562|回复: 1

[言情] 爱情狂想曲——不择手段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4-12-29 13:55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179

    主题

    198

    帖子

    945

    积分

    编辑/论坛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45
    贡献
    0
    威望
    0
    金钱
    747
    QQ
    发表于 2016-6-16 21: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早上起来,我给司瑞琪敷了眼睛,连喝酒再大哭让她变成了一只大熊猫。鼓捣了半晌,终于让她可以出去见人。化了淡妆的她又恢复了从前的美丽。
    “冉冉,好好干,我要上班去了,别担心我,没事了。”她一边下楼一边说。
    “嗯,我就知道琪琪一定没事的。”我说,“我也不用你担心,我也没事。”
    她回头看了看我,伸出手与我对击一下,“好的,冉冉。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事,我们一起面对,好吗?”
    我很高兴司瑞琪又恢复了正常,与她分手后一路欢快地来到我的店。虽然早上没什么客人,但是打扫卫生整理货物也需要不少工夫。虽然头一次做生意,但应了那句俗话:没吃过肥猪肉还没见过肥猪跑吗?看人家都是那么做的,自己心里也就知道如何筹划自己这点儿事儿了。
    远远地,我看见秦剑北正站在我的店前张望。这个家伙,昨夜大醉,今天起得还挺早。
    “早上好,今天没课吗?”我故作轻松地向他打招呼。
    “没课。”
    他没多说话,帮我把门打开,然后跟我进屋。我拖地,他就坐在椅子上看我。
    “瑞琪都跟我说了,”他开口,“你和那个男人的事。”
    我没说话。
    “你得拿出态度来呀,不能就任他这样胡作非为呀?他没权利控制你,你有追求自己爱情和自由的权利。”他提高了声音。
    我转过身来,擦他眼前的地面,“秦剑北,这是我自己的事,我会周全的。你别插手,这不关你的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他一下子站起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被别人欺负。”
    我叹了口气,停在他面前,“秦剑北,我知道你为我好,但这件事情你根本插不了手。我和他之间很复杂,感情的事从来都是复杂的对不对?让我自己来解决,我会有办法的。但是你,不要搅进来,好好想想你自己的事,别再在我身上寄予希望了,好吗?有没有这个陆天忱,你我也只能是做朋友了,根本不会再有什么火花。就算你有,我也没有。你在我心中,早已经仅仅是朋友了,明白吗?别傻了,现在你帮我的已经远远超出了你所说的欠我的,把心结打开吧,好不好?以后也不要总来这里了,你身边有许多该你好好珍惜的,因为我这一叶,害你见不到泰山,你再这样下去,就变成我害你,我欠你了,明白吗?”
    秦剑北的眼里有些湿润,他盯着我,“你还是没原谅我吗?为什么一定要把话说得这么死?这一段相处,我们很合得来的,我们在一起很开心,不是吗?为什么我们就不能重来一次?”
    “秦剑北,我早已经原谅你了,不然我根本不会给你帮我的机会。我让你帮我,就是在心里把你当作好朋友了。当好朋友不好吗?不要再执着了,把这个心结打开,好不好?如果你再坚持,那除了尴尬,我们之间就没办法相处了,恐怕连朋友也做不成了,明白吗?你该寻找你自己的感情,我对我的感情也有我的想法,我把我的心早已经期许他人了。”
    他的神色一下子黯然,低下了头,“是吗?是这样吗?”
    “是的,是这样的,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这不容易,就这样好吗?”
    门外响起一阵马达声,转瞬间,门被打开,几个工人进来,为首的一个开口说,“老板娘,今天我们就动工了哈,肯定不影响你们营业,但是我们得查看一下后面的状况。”
    说着他们就往后门走,我急忙拦住他,“这位大哥,你说什么呢?我们这里都已经装修完了,不需要什么工作了,你们是不是进错屋了?”
    “没有啊,蓝色佳人内衣店嘛。”他摇头晃脑地四下里望了一下。
    “谁请你们来的?我才是这店的主人呢。”我惊讶地说。
    “哦,是一位陆先生叫我们过来的。楼上装修已经开始动工了,他要求我们把一楼二楼打通,我们要到后面找架楼梯的位置呀。”
    我快晕倒。这又是陆天忱搞的鬼,可是他这是要干什么呀?
    “你不能动,我这是这里的店主,再说,这店是我租的,又不是我的,随便打通人家的房子怎么可以?我可负不起责任。”我张开双手拦阻他们。
    几个工人互相对望,不知所措了。正在这时,陆天忱从外面进来了,腋下夹了个包。他就好像来到了自己的地盘,极随便张罗着,“开始动工吧,把小门关上,不会影响到前面的生意。”
    “你干什么?这房子是我租的。”我一步跨到他面前,嚷道。
    陆天忱不慌不忙,打开带来的包,从里面拿出一叠文件递给我,“从今天开始,这房子就是你的了。不但这里是你的,你上面的二楼也是你的了,我一并买了下来。从后面打通以后,上面就是你的家了,在上面休息,在下面做生意,不是很合理吗?”
    我瞪着眼睛说不出话,他居然把这房子连同楼上买给我了?他以为他是神仙吗?什么事都可以办到?可是他手上的分明就是两张房产的契约书,上面写着我的名字。
    “你怎么买下来的?人家怎么可能随便就卖给你?”我惊讶地问。
    “哈哈,我给他们市价的三倍的价钱,他们都不是傻子,当然痛痛快快地卖给我喽。”陆天忱笑道,“以后,你就不用去司瑞琪那里借住了,你有自己的家了。”
    我真想冲口说出‘我不要’三个字,可是当着众多外人的面,我实在是不想让他难堪。这时候,秦剑北走过来,把我推到一边,站在陆天忱的面前。
    “陆先生,我知道你神通广大,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可是这家店可不光是冉红玉一个的,我和司瑞琪也有份的,执照上面可是我和司瑞琪的名字,你不通过我和司瑞琪就随便对这里动手动脚,也太过分了吧?我有权利告你的。”
    “哦?”陆天忱扬起眉毛,上下打量一下秦剑北,笑道,“我知道这里面有你和司瑞琪的份儿,但是我所做的都是为了大红好。我给她买下这家店,让她自己有舒适的住处,不必寄人篱下,有什么不对吗?你告我?告我什么?”
    “这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的,”秦剑北冷笑,“大红她根本就不稀罕你这些东西。我可能给不了她什么,但我想我可以给她尊严,人格的尊严。”
    陆天忱回头看了看我,脸上的神情开始变得可怕起来,正待要说什么,我连忙一步跨到他们中间,“不要再说了好吗?不要再说了。”
    我拉起秦剑北就走,一直把他拉到门外,“秦剑北,别往里面掺和,好不好?听我的,你什么也阻挡不了,除了惹气上身,没别的结果。让我自己来,好不好?听话,回学校去,稍后我电话给你。”
    他脸色铁青地看着我,“冉冉,不管怎么样,不要做自己不喜欢的事,不要被人挟持,不要把自己一辈子的自由断送。好吗?”
    “好的,谢谢你,我知道。”我说,心里很不是滋味。
    “只要你需要我,随时我会在你身边。”他说,“他不就是有钱吗?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不怕他。”
    “我知道,但这不是怕不怕的事,你别往里掺和就最好。”
    我将他推走,望着他的背影发了一阵呆。陆天忱出来,扶了我的肩膀把我转过来,“好了,你开始忙生意吧,工人那边你不用管,很快他们就能弄完。如果你愿意,可以去楼上看看,他们已经按我的布置重新装修了。”
    “我不去。”我从嗓子里挤出这三个字。
    “呵呵,不去就不去,反正我的眼光不会错,你也一定会喜欢。等装修好了,你不去住那可不行,到时我绑架也得把你绑去。现在我去公司,你好好在这呆着,晚上我过来接你吃饭,我知道你有好多话要跟我说,到时跟我说好了。七点半,我来接你。”
    “别这样好不好?”我看着他,眼里涌出泪水。
    他拍了拍我的头,“傻丫头,别哪样?幸福就在你眼前了,我不会给你拒绝的权利的。有什么话晚上说,我走了。”
    他说着走了,留下里面不绝于耳的叮当轰鸣之声。顾客开始陆续登门了,我只得暂时抛开一切,把精力投入到生意当中去。
    一日无话,后屋里的叮当作响并没有影响到我的生意,收益看着比昨天还要好。晚上,工人们收工,我看到后屋已经变得惨不忍睹,头顶上一个大窟窿呲牙咧嘴地看着我。这实在是令我始料不及。陆天忱居然能干出这样一档子事来,他竟然强行买下了这里。听司瑞琪说,他们这些人都是很有背景的,背后都有很多故事。也许我真的就逃离不了他的手掌心?
    这时,陆天忱又来了,十分准时地来了,面带微笑地来了,“走吧,大红,我带你吃饭去,憋着一肚子话要说吧?今晚让你说个够,好不好?”
    在我面前,除了霸道,他再无一个大老板的样子,伸手拉下防盗门,帮我把店门锁好。我乖乖地跟了他上车来到我们第一次吃饭的那个西餐厅。坐在同一张桌前,陆天忱微笑着看着我,“大红,我们第一次吃饭时就是坐在这里,你穿了牛仔裤,素面朝天,真是可爱,有时候我觉得我是像疼女儿一样疼你的。”
    我低下头,他在向我投掷糖衣炮弹,我不会中招的。虽然我说不清自己对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但我知道,我不该再当第三者,这一点很清晰。
    “天忱,”我终于抬头,看着他,“我了解你对我的爱,你能这样爱我,真的让我觉得——三生有幸。一个女人一生中能获得这样的一份爱,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可是,有时候,爱也是行不通的,两个相爱的人也未必非得在一起。比如你我,如果你是一个没有任何牵绊的人,我愿意陪你一辈子,哪怕你一无所有,只要有你这份爱,我就知足。可是你不是,你有家,你有妻子有孩子。我绝不会接受你弃离他们追随我的,那样的爱我受不起。我更不愿意当你的外室,过一辈子被人唾骂的日子。我觉得,天忱,你该想得通的,以你的智慧、经历,你该想得通的。爱我也不一定非得和我在一起。我知道你的爱就好了,并且我们已经在一起过了,已经有过快乐的日子,这已经很好了不是吗?关于那房子,你买就买了,通就通了,我知道我根本阻止不了你。但是有朝一日,我不想开店了,我会原封不动地还给你,就如同曾经你给我的任何东西,我都不会要的。我不是矫情,我今天说的话都是真的。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该了解我。我想跟你,就一定不会推脱,就如同上一次;不想跟你,你怎么做都没用。看在我们曾经恩爱过的份上,听我的,好吗?”
    陆天忱没有打断我,一直等我说完了我想说的话。才开了口。
    “大红,你说的我早都预料到了。你是这样的人,我承认,宁折不弯,对不对?但是,我也相信一句话,真情可以熔化真金。就算你是块石头,我也能给你焐化了。我就非得让你看看,这世界上,不会再有一个男人如我陆天忱这样对你好。看来你也还是不了解我。我的性格跟你一样,也是宁折不弯的人。我想要得到的,就一定要得到。今天我就把话撂这儿,我还真就跟你死磕到底了。你信不信,大红?我可以发下这样的誓言,不把你冉红玉再追回身边,我誓不为人。”
    “我也请你记住一句话:抛妻弃子,另寻新欢,我会鄙视你;当外室,破坏别人的家庭,我会鄙视我自己。这两条无法融合,所以我坚决不会再回到你身边。你为我所做的,我一辈子感激,一辈子记在心里。我们一起的那一段日子,我也算报答你了。我不会觉得欠你的,对于你,我也不会心存愧疚。所以日后你做的任何事我都会无动于衷。”
    我突然变得强硬起来,语气冷冷地,脸色阴沉。我想我该让他知道我的真实态度,绝不是半推半就,而是义正辞严。
    “好,大红,咱们就试试看。”陆天忱的脸色也严肃起来,“我陆天忱是什么样的人?你好好打听打听,我是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凭好心,凭委曲求全是做不成大事业的。你以为我覆盖全省的影视广告公司还有其它买卖是仅凭自己的努力老老实实得来的吗?不是的,有许多时候,为了发展,是要不择手段的。”
    “这么说如果我一定要拒绝你,你就得采取非常手段或者说不择手段了?”
    他微笑,“有可能。”
    “但是我要告诉你,陆总,”我变了脸,开始叫他陆总,“我可不是喜欢半推半就的人,我嘴上说的是什么,心里想的就是什么,来硬的我还真不怕。我倒要看看,你对我使用什么非常手段?怎么不择手段?”
    “呵呵,大红,”陆天忱倒是不紧不慢,为我又斟满一杯红酒,“我们恩爱一场,不要随便就翻了脸。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不想用什么非常手段来伤害你我的感情。但是你一定要违背我,一定要让我难过,那我也就真的没别的办法了。你不是经常看电视剧吗?什么警匪片,家族恩怨片,那里面的手段,你信不信我都能做到?”
    他微笑着看我,就好像在说别人家的事。我盯着他,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真实。他不是逗我玩呢,他在说真事儿。
    “行,我等着。”我冷冷地说了这句,起身就走。
    陆天忱追出来,“走,上车,我送你回家。”
    “不用,我自己走着回家。”我头也不回。
    他伸手来拉我,我使劲甩掉了他,他又来拉我,我拼命地抵抗,像一头发了疯的狮子连踢带咬。陆天忱惊愕了,他放开了我。
    我浑身颤抖着往前走,刚才的拼力让我觉得从心到身的空虚和透支。我要回家,好好躺下休息,明天,我偏要和他斗一斗,我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陆天忱的车缓缓开了上来,就在我身边跟着,我头也不回,一句话也不说,一直走回了家。他的车一直跟我到楼下,直到我进了楼。
    我拖着疲惫的双腿上了楼,打开门,看见司瑞琪正在电脑前忙碌。见我回来,她抬头看看我,“回来了?”
    “嗯。”我有气无力地答,扔了鞋子,瘫在沙发上。
    “秦剑北今天又给我一通电话,唠唠叨叨的,讲了今天你在店里发生的事。”她把电脑放下,回过头来,“看来陆天忱真是对你下工夫呀?”
    我叹口气,“我就想啊,如果我那天不去你办公室,没有碰见他,是不是就招惹不上他了?世间可真的没有后悔药吃呀。”
    “可是你换个角度想,如果你没有认识他,那么现在你说不上处于什么境地呢?被人害成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所以,你还是该感恩才对。不管他怎么纠缠你,他的初衷是爱你的,他想给你幸福的生活。”
    “可是,琪琪,今天他说,他是个不择手段的人,他暗示我如果我一定要拒绝他,他就会对我下手。你说他说的会是真的吗?”
    司瑞琪的眉毛几乎立起来,“天啊,他真这么说?”
    “是啊。”我看到她的表情,心里开始有些发毛。
    “唉,看来他是真动真格的了,你以为呢?他们这些有钱人都是怎么发的家?人前背后都怎么回事谁也说不清楚。他要是这样说了,那就表明他就真的想要霸下你了。恐怕你没什么能力逃出他的手掌心。”
    “会吗?我偏要试试,我看他能把我怎么样?”我的嘴还很硬,可是我的心已经发虚了。如果他光对我一个人下手还不怕他,他要是对我身边的人下手可就糟了,他有那么恶毒吗?但是,什么叫不择手段?不择手段不就是恶毒的代言吗?
    司瑞琪叹了口气,“你呀,就是太天真。不信咱就走着瞧,你肯定磕不过他的。搞不好到最后伤了感情,你追悔莫及。有时候你信不信命?也许你命中就过不了他这道坎儿。”
    “但是我一定要做一下斗争,我不会甘心认命的。”我硬着头皮坚持,“对了,秦剑北又烦你了?你就发发善心,帮帮他吧,等他过了我这道坎儿就好了。其实我的事本不关他的事,可他非要往里掺和。”
    “他呀,你放心吧。我向你打包票,一定把他给安抚住,不让他给你捣乱去。”司瑞琪说,“我还真担心他一时冲动,惹烦了陆天忱,害了他自己。”
    我的汗毛孔开始发悚,我不要秦剑北在这件事里面无辜当了陪葬品。
    “琪琪,他可交给你了,千万不要让他掺进去,我不想让他受伤害。”
    “我向你保证,天天找他,天天跟他沟通,一定要让他明白这其间的问题,着实地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冉红玉有没有陆天忱,也不会跟他了。我把这个叫准,就应该没问题吧?”
    “那我就放心了。”我微笑。探起身子看她的电脑,“一个人在家,忙什么呢?”
    司瑞琪就把电脑搬过来,“我呀,闲着没事帮你查一查网上的资料,除了眼下经营的产品,你该再代卖些别的东西,像这种穿裙子配的长袜,网裤就不错。咱不卖市面上常见的那些东西,咱卖有特色的,像这种,底裤上直接配有卫生防护的,袜子上有小装饰品的,”她用手指着屏幕上的几个样品给我看,“这几个样子目前咱们市的市场上我还没见过,你不妨试着卖卖看,我帮你做广告,销路一定能不错。”
    我搂了她的肩膀,“琪琪,你真好。”
    “别这么肉麻,我不对你好谁对你好?”她笑,转而又叹道,“说实话,要谈到好朋友,交到心里去的好朋友,能让我看得和生命一样的重要的朋友,也就你一个了。人都是该在难的时候帮一把的,你风光无限的时候,又用得着我什么呢?我们两个,一定要尽量过得好一些,彼此相扶着,一起向前走,你说呢?看着你把店做起来,能够自力更生,在这个城市站住脚,我也就欣慰了。至于感情的事,就算我们自己有时候也做不得主,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点头,眼睛里又有些潮。朋友之间,可以做到如此,真是人生幸事。
    她的电话又不适时宜地响了起来,她只看了一眼,脸上顿时就变得惨白,刚才的那个活跃积极的人又不见了,她又变成了一具没有生命的空壳。她呆滞了一会儿,泪水就啪嗒啪嗒地往下落。
    “你知道吗,冉冉?我一直在用精神胜利法麻痹自己。只要脱离了他,我就当他不存在,尽量高高兴兴地活着,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尽量不承认他存在于我的世界里,尽量不让他的阴影干扰我。可是,每次接到他的电话,那一瞬间我都有想死的感觉。因为和他在一起,我就有如在地狱,真的是生不如死。”
    “琪琪,咱不去,行吗?”我一把抓住她,“还能怎么样呢?大不了回来跟我开店?”
    司瑞琪眼含着泪摇头,“我放不下眼前的一切,更难以想象名誉尽损时的可怕。我做不到,我做不到不顾一切。你不知道他有多卑鄙,我斗不过他的。”
    她下地,打扮了一番,开门走了。我傻傻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她消失,想象着她所受的折磨,身上一阵阵地发冷。不能再继续看着她这样下去了,她一直在为我做事,我该为她做些什么了。我一定要把她解救出来。
    我想起陆天忱所说的话,他说他什么手段都能使得出来,就是说他有的是办法。那个方林就是他的手下,他可不可以做到把司瑞琪解救出来呢?他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的。我突然像捞到救命稻草一样的激动,我一直在想我可以找到办法,这不就是我的办法吗?我求陆天忱帮忙,他一定会帮这个忙的。
    激动之中,我不再多想,跳下地找到电话,拨响陆天忱的手机。
    陆天忱接起电话,声音中充满惊讶,“大红,你竟然会给我电话?这真让我始料不及啊。”
    “陆总,是我有事求你。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我急切地说。
    “哦?有事求我?”他的声音更增加了几分惊讶。
    “是的,说话方便吗?”我问。
    他顿了一下,“二十分钟后,我去司瑞琪楼下接你。”
    我同意,挂了电话。只要他肯帮这个忙,我可以让一千步,我在心里暗暗说。
    半个小时后,我坐在陆天忱的车里。
    “哪里都不要去了,就坐在车上谈吧。”我说。
    “好啊。”他还是略带惊讶地看着我,“说吧,什么事要求我?”
    “你发誓要保守秘密。”
    “没问题。”
    于是,我把司瑞琪被方林控制并长期折磨的事给他讲了一遍,“我要求你的是,把录像带和照片拿回来,让那个方林永远不要再打司瑞琪的主意。可以做到吗?”
    陆天忱很意外这个故事,他惊讶地望着我,“竟然会有这样的事?”
    “你可不可以做到?”我追问。
    “没有我陆天忱办不到的事,”他说,“只是这个方林很有一套,在我们这行里人脉也很深,虽然是我的手下,但是也不好得罪。”
    “你一定要做到,我不能再眼看着琪琪受他的控制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一生的幸福尽毁。”我说。
    陆天忱意味深长地看着我,“是别人求我,我肯定不会为了他得罪方林的。换做是你情况就大不同。可是你拿什么来求我呢?我就一点好处也没有吗?”
    我咬咬牙,“只要你做得到,我可以……”
    “为朋友两肋插刀,不惜以身相许?”
    “你都说为了我可以不择手段了,这点事算什么呢?”
    陆天忱突然一把把我揽过去,“你为了她可以不惜一切?那为了我呢?你眼看着我这么爱你,为了你痛苦万分,你都毫不动心吗?还要拿出条件来,我为你做到这件事,你就跟我?你把我陆天忱看成什么人?”
    他把我钳住,力气之大,几乎快要把我憋死。我动弹不得,只能惊恐地看着他额头暴起的青筯,满眼的怒火。
    他终于松开手,把我扔在了一边。我怀疑他再晚些松开,我就会窒息而死。
    “你答应我了吗?”我气若游丝般地问。
    他阴冷地回头看了看我,“我不会的,我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开罪于他的。他有太深的社会背景,同时也掌握着我公司市场部的人脉。得罪了他,就等同于我拿我自己的公司前途开玩笑。你想拿我对你的感情做要挟,告诉你,我陆天忱不吃你这一套。”
    我觉得浑身的血液一下子凝固了,转而全部冲到了头部,我一下子蹿起来,蹿到了他的眼前,双手捶打着他的前胸,喊道,“不行,你必须答应我,除了你,我再没有别人可以指望了,司瑞琪是我最好的朋友,一个女人落到那样的境地有多么可怜,有多么可悲你能理解吗?你发发善心救救她吧,你说过你什么办法都有的,你一定可以救她的。只要你答应我,我现在就跟你走,你要我做什么都行。”
    我放声大哭,揪扯着他的衣服。他冷冷地看着我,他不再是那个爱我的陆天忱,他变成了我初次见到时的那个陆总,阴冷无情。他不再爱我,此时在他眼里,我一定是一个可怕的疯子,一个正在向他卖身的贱女人了吧?
    我终于绝望,我从他的眼神里读到了冷漠。他不会帮我,说到底我不过就是一个供他玩乐的女人,他到底不会为了我舍弃他的‘江山’,连一个手下他都不想为我开罪,还说什么可以舍弃一切呢?想到自己实在是可笑,还以为自己是一个极重要的砝码,能够轻松解除司瑞琪的苦难。多么幼稚!怪不得他们总说我幼稚!
    我不哭了,也松开了揪打着他的手,颓然地坐回来,半晌,我木然地说,“好了,我知道了。”
    我要下车,还有什么意思再呆在这上面呢?陆天忱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你知道什么了?”
    “什么都知道了。放开我吧。”我冷冷地说。
    他一用力,就把我带回了他眼前,他一只手扯着我的胳膊,另一只手捧了我的脸,看着我的眼睛,“你知道什么了?这句话该我说,是我知道了。你为了你的朋友,甘心跟我了,对不对?可是你伤害了我。你不该用这件事作为回到我身边的条件。如果你先是答应回到我身边,然后再说这件事,别说一个方林,就是让我把整个公司的骨干全得罪了,我也得罪得起。你懂吗?你为什么不先说爱我,愿意跟我再一起,然后再说你朋友的事?干嘛要要挟我?”
    他的眼神像刀子一样,刺穿了我,我不敢看他的眼睛,“不是的,不是那样的。我只是……”
    可是,我只是什么呢?我就是在拿他对我的爱做交换,我就是在要挟他。
    “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你只是什么?”他厉声说。
    泪水沿着我的脸颊落进他的手里,“我只是为我回到你身边找一个借口,我曾经说过许多拒绝你的话,我不想食言。但是有了这件事,我可以做到心甘情愿。回到你身边,我就会一心一意地跟你。”
    “是吗?”
    “是。”
    他推开了我,深深叹了口气,“我知道了。回去吧,我会做到的。放心吧。”
    “我说过的,我也会做到。”我说。
    陆天忱一连几天没有来找我。我忐忑着,经营着我的店。看着后屋屋顶上的大窟窿在工人的巧手下变成围了栏杆的天窗,一架旋转型的扶手梯从上面竖下来,将一楼和二楼连成一体。几个工人把四周的卫生打扫了一遍,领头的就对我说,“这边就完工了,老板娘可以上楼看一看了。再过几天,楼上也结束了。”
    晚上,我站在扶梯前,忐忑着。陆天忱那天的反应着实地让我吃了一惊。我本来以为他听到我要顺从他,一定会欣喜若狂。可是没想到他竟然愤怒了,他愤怒我拿他的感情作要挟。他本想不吃我这套的,但最后他还是妥协了,临走时他是说可以做到的,他真的能做到吗?他再来的时候,我该如何面对他?他的愤怒会为我们之间留下阴影和隔阂吗?
    我的头脑里一团乱麻一锅粥,那晚的不愉快在我心头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说不清的滋味,理不清的头绪。我真切地看到了他对我的感情,再一次体验到了他的性格。他对我温柔对别人阴冷的背后,还藏着深不可测的东西,那不是我可以掌控得了的东西,于我来说,他的背后永远会是个谜。以后跟了他,我也只能看到他对我的温柔,只能领略百分之十的他,另外的百分之九十永远都不会是我可以体察到的。可是,我又有什么必要去体察他那一部分呢?可是,爱一个人是可以只爱他的一部分吗?我可不可以只享受他的爱,再不管其它任何?就如同从前一样?
    我胡思乱想着,站在扶梯口发呆,本来是想上去看看,却始终没动一下。门声一响,一个人进来了。不用回头,我就知道了他是谁。我已经太熟悉他的节奏和步伐。我转过头来,看到陆天忱已经站到了地中央。我连忙来到他跟前,用探询的目光看着他。他也看着我,但目光中没有任何内容。
    “你……做到了吗?”我开口问。
    “如果我没做到呢?”他问。
    我低头,“我只能叹司瑞琪命不好。”
    “如果我做到了呢?”
    我抬头,“那就是司瑞琪的福气。”
    “仅仅是司瑞琪的福气?”
    “……”我再次低头,我不知该说什么。
    他打开手上的包,扔出来一个档案袋。“这是所有的,我可以打包票,你的好朋友自由了。”
    我顿时热泪盈眶,“你是怎么做到的?有没有为难?有没有让公司损失什么?”
    他看着我,轻轻吐了一口气,“我怎么做到的,你就不用管了。我陆天忱答应你的事就一定会做到的。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你还知道关心我的损失。”
    我拉起他的手,轻轻说,“天忱,希望我们之间不要有什么隔阂存在。我若不想跟你,你怎么做我也不会答应;但一旦我决定跟你在一起,那么我就会一心一意,什么也不想,好好地爱你。现在,我已经决定跟你了,那么以后我会好好跟你过日子。你说过,我的心里很干净。我想再对你说,我的心还是干净的。”
    我看着他的眼睛,“如果你愿意,陪我上楼看看好吗?我想看看,我们的新家是什么样子。”
    陆天忱一把把我揽在怀里,声音有些哽咽,“真的吗?我不用再花费心思让你回心转意了吗?”
    “你不用了,我已经回心转意了。”我伏在他胸前哭道。
    他紧紧地拥了我,吻着我的头发,半晌,他拉了我的手,“走吧,我领你上去看看。”
    我跟了他上了扶手梯,来到二楼。空间并不很大,面积与楼下一般大小,但安排十分合理,两间阳面卧室,一厅一卫一厨,基本已经装修完善,只剩下木工还在精雕细琢。
    “等工人们全撤出去,你来负责买生活用品好不好?都买你喜欢的,我来买单就是。”陆天忱搂着我说。
    我点头,给了他一个微笑。
    “大红,对不起,那天是我不好,你不要介意。”他说。
    “我们不提那些好吗?我只要你知道,只要我心甘心情愿地跟了你,就一定会好好爱你。我不会在心里留下任何阴影来影响我们的感情,希望你也是。”我给了他一个轻轻的拥抱,“只是今晚,我要早些回去,我要把这个消息早些告诉司瑞琪,我要早些让她解脱。好吗?”
    “好的。”他吻了我的头发,“我也向你保证,下次再见你,一定开开心心,和从前那个爱你的陆天忱一个样。我也不会在心里留下阴影。”
    他帮我锁了门窗,开车送我回家。我手捧了那个档案袋,心里想象着司瑞琪的激动,自己已经激动得不知所已了。陆天忱不时地侧头看我,摇头笑道,“你呀,真是个孩子。”
    “你能理解我的激动吗?”我说,“她终于摆脱苦难了,她可以重新追求幸福了,这不够令人激动吗?”
    他伸出一只手拍了拍我的头,“你这点真可爱,总是那么本真,纯净,对朋友对爱情都那么单纯而真诚地去对待,正是这点让我动心啊。”
    我把他的手抚在我的脸上,“我知道你珍惜什么,我也永远不会让自己最珍贵的部分丢失。”
    我给了他一个轻吻,下车飞上楼。司瑞琪已经回来了,正在厨房准备晚饭。
    我激动地跑到她跟前,一把搂住她,“好琪琪,你知道我为你带来什么好消息了吗?”
    “呵呵,今天收入颇丰?”司瑞琪头也没抬继续切着手上的黄瓜。
    “什么呀,快来看,我带回什么来了?”我扔了她的菜刀,把她拉到客厅里,把那个档案袋给她。
    “这是什么?”她不解地看着我。
    “所有的,那个方林手上的,关于你的,都拿回来了。”
    司瑞琪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她打开档案袋,里面有录像带,胶卷,和一些照片。她看着那些东西,突然像见了鬼一样快速地把它们装回档案袋。然后泪眼朦胧地抬头看我,一把抓住我,“你怎么弄来的?这是怎么回事?”
    “我求陆天忱帮解决的,那个方林已经答应他了,永远不再找你的麻烦,并且交出了所有的东西。也就是说,你自由了,从此以后,你再也不用受那个禽兽的控制了。”我扶着她的肩,激动地说。
    司瑞琪愣愣地看着我,泪水从她的眼晴里扑簌簌地滑落,“冉冉,你用你的自由换了我的自由?”
    “什么呀,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是值得的,不是吗?这样做,我们两个人可以都幸福,这是最好的结局。”我搂了她说,“以后你的事就是天知地知,我们四个人知了。方林发誓封口,陆天忱也一定会为你保守秘密的。不怕了,好琪琪,以后你可以轻松地面对生活了,去追求你想要的,去获取你本该得到的幸福,多好?”
    司瑞琪浑身颤抖着,紧紧抱着我哭道,“谢谢你,冉冉。可是你付出的代价太大了,我知道你的性格的,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宁可放弃这座城市也不会受别人要挟的。以后你要过你根本不喜欢的日子了,可怎么办?让你一辈子不开心,我会愧疚的,你知道吗?”
    “你放心吧,琪琪,我不会一辈子不开心的。现在把你解救出来,才是最重要的,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另外我也想开了,凭我,怎么能斗得过陆天忱?与其两败俱伤,还不如借着这个机会把你的问题解决掉,这是值得的,是我心甘情愿为你做的,我也不想因此让我周边的人受伤害,我怕他,真的怕他。所以你不要感到愧疚,明白吗?这是一个最理想的结局。现在你去处理一下这些东西吧,把它们烧掉,你的屈辱就就此覆灭了,它们毁灭的同时,你就重生了,这才是最值得庆祝的。”我推开她,递给她打火机。
    司瑞琪浑身颤抖着,来到阳台,泪流满面地把那些东西点燃,销毁。
    “我相信陆天忱的为人,这些胶卷应该就是全部了。”我看着火苗说。
    司瑞琪点头,“我也相信,他出面,方林应该不会耍滑头。只是不知道他如何处理的?”
    “他没跟我说,我也就没问,那是他们的事。”我说,“琪琪,以后,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好好面对人生,好好过一辈子,好吗?”
    “嗯,我会的,冉冉。”司瑞琪紧紧抱住我,放声大哭,只是这次,其中包含了太多的激动和压抑的释放,这泪水中不再是痛苦和屈辱。
    我抱着她,让她尽情发泄了她的情绪,待她哭声转小,我才说,“一起出去吃饭好吗?为你的重生庆祝一下?另外,我也想把秦剑北约来,当面跟他把事情讲明。希望他以后打开心结,不要再纠结与我的纷乱,好好去寻找新的幸福。”
    司瑞琪同意,洗了脸,收拾打扮一下,跟我一起下楼。
    “琪琪,其实秦剑北真的是一个好男人,你说呢?”我边走边说。
    “是啊,当然是,要不是在婚姻中犯了那样一个愚蠢的错误,可以说是相当完美了。要不我为什么一直希望你能回到他身边呢?”
    “只是有时候,爱情与人好不好没关系。一旦某种东西丢了,就再也回不来了。就如同我和秦剑北,再也找不回爱情的感觉了,有的只是因为长期相处积累下来的亲情或者说是友情了。这一段日子,他会很痛苦,就把他交给你了。”
    “好的,我会好好处理的。”司瑞琪亲热地挎了我的胳膊,又来到先前一起吃饭的那家餐馆。
    点了餐,秦剑北也就到了。看样子他的心情仍然很不好,脸上很阴郁,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老秦,干嘛无精打采的?”司瑞琪问。
    他看看她,又看了看我,“有什么值得我高兴的事吗?”
    “有啊,”我接口说,“首先咱们的生意比预期的都要好,在这个城市就算站住脚了,这一点就值得庆贺。另者,最重要的,琪琪她已经彻底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了,从今天开始,她不再纠结于过去的伤痛,会以一个新的姿态面对人生了。以后你见到的司瑞琪都将会是一个积极向上的,蓬勃快乐的大美女了。所以,我请你来,一起为她庆贺,你说,这值不值得干一杯?”
    秦剑北举起酒杯,“是吗?那祝贺你,瑞琪,这果然值得干一杯。”
    三个人都一饮而尽。
    秦剑北又看我,“那你呢?看你这么高兴,难道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吗?你有什么好事,不妨也说来听听?”
    “呵呵,我没什么值得一提的好事,但是确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我平静地看着他,“我已经决定回陆天忱身边了。”
    他的眼神中闪烁了一丝痛苦,“是吗?理由?”
    “需要理由吗?”
    “当然,”他盯着我,“你不是爱钱的女人,除非你变了。你更是宁折不弯的女人,你根本不会在乎别人的强迫和要挟,我太了解你了。如今你甘心去给人家当小三儿,我当然需要理由。你可以不再爱我,我接受,但你不必一定要吊死在姓陆的那棵树上。凭你冉红玉的人品姿色,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为什么要去当你最痛恨的小三儿?”
    我把手上的酒倒进嘴里,平复了一下自己波动的情绪,缓缓地说,“秦剑北,我自然有我的理由。我不是在拿我的人生玩笑。琪琪就坐在这儿,如果我是任性胡为,她也不会允许的。今天叫你来,也是想告诉你这件事。以后我们就当好朋友了,永远都是好朋友了,可以吗?别拒绝我这个要求,你和琪琪,是我在这个城市中的最好的朋友,可以吗?”
    司瑞琪为秦剑北倒满酒,柔声劝道,“老秦,别再纠结冉冉的事了,好吗?她不是小孩子了,任何选择都自有她的理由。以后,大家就做朋友吧,好吗?”
    秦剑北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是不是我再这样纠结,你们就看不起我了?不像个爷们儿是不是?”
    司瑞琪大笑了,“就是,老秦怎么会不像个爷们儿呢?好了,好了,这下我放心了。”
    秦剑北重重地把酒杯砸在桌子上,看了看我,“你好自为之吧。”
    “我会的。”我的眼眶又有些湿,“就像琪琪说的,这回就放心了,从今天开始,我们三个都相当于踏过了一个坎儿,都开始新生了。我会好好善待自己,同时我也希望你们两个好好珍惜身边的缘分,抓住就在眼前的幸福。来吧,为了我们的未来,为了大家的幸福,再干一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12 19:46
  • 签到天数: 9 天

    [LV.3]偶尔看看II

    3

    主题

    80

    帖子

    655

    积分

    主编/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655
    贡献
    0
    威望
    0
    金钱
    575
    发表于 2016-7-24 21: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