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惠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德惠文学网 网站首页 心灵牧歌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思考的苇草

2014-12-1 13:32| 发布者: 孙喜锋| 查看: 880| 评论: 0|原作者: 郝壮|来自: 《青春》创刊号

摘要: 思 考 的 苇 草 郝 壮 (此文获2008年上海同济大学“我与图书馆”征文大赛一等奖) 人是怎样的一种怪诞的东西啊!是怎样的奇特、怎样的怪异、怎样的混乱、怎样的一个矛盾的主体、怎样的 ...
                                     思 考 的 苇 草 
                                           郝 壮

(此文获2008年上海同济大学“我与图书馆”征文大赛一等奖)

人是怎样的一种怪诞的东西啊!是怎样的奇特、怎样的怪异、怎样的混乱、怎样的一个矛盾的主体、怎样的奇观啊!既是一切事物的审判官,又是地上的蠢材;既是真理的储藏所,又是不确定与错误的渊薮;是宇宙的光荣而兼垃圾。

——帕斯卡尔

     世界没给我们生的意义,但它给了我们思考的权利。正如帕斯卡尔所言:“由于空间和时间,宇宙囊括了我;由于思想,我囊括了宇宙。”
     天才辈出的17世纪,见证了这位英年早逝的思考者卓越的一生:十一岁完成了第一篇声学论文;十六岁完成了著作《圆锥曲线论》,与笛卡尔一道开辟了近代几何学;十八岁发明了世界上第一架计算机(为了纪念这位遥远的伟人,第一种计算机语言被命名为“帕斯卡语言”);二十五岁他著成《液体平衡论》、《大气重力论》;接着他确立了大气压理论与流体力学的基本规律(同样地,为了纪念,气压的单位被命名为“帕斯卡”);三十九岁,疾病结束了他的思考。他的思想被集结整理为《思想录》。也就是这本《思想录》,承载了他的几乎后半生。其意义超过了他以前所有的研究,成为后人永远的感叹和思考。
     似乎上天真的给了某些人以特殊的责任和伟大的痛苦,使他们苦思“人生意义”这一永恒的话题。叔本华没有掩饰自己对人生的失望:人生本是没有意义的。尼采试图用艺术赋予人生以意义,用日神强大的生命力和酒神狂喜的陶醉来战胜人生的虚无,可自己终究没有抵抗住命运的捉弄。托尔斯泰晚年时,渐渐意识到自己生活的空虚。他苦思,求索,最后得出了一个令他心碎的结论:越是思考,他越觉得自己活在世上的荒谬。他试图赋予生命以意义但不得成功,他也预感到自己最终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生命是没有意义的。
     还有一些哲学大师闭口不谈这些问题。他们也不能对这个问题做出真正的解答——这令人窒息的问题,这令人眩晕的思考:我为什么会存在于此地?为什么会存在于此时?当我们意识到自己处在宇宙无限广大的空间和无限漫长时间中时,除了能感叹一下自身的渺然还能做什么?如果人不能永存,立身行道、扬名后世也能称作“人生的意义”吗?如果人生而为死,如果生只是一场偶然,那么生命不仅可能是毫无意义的,也很可能是荒谬的。或者果真有上帝的存在,我们的意义便是使“主”得到彰显。但,谁又能证明上帝的存在?谁又能保证上帝不是人们臆造出来只为寄托这些终极问题的假象呢?
     在帕斯卡尔的思想中也存在着深深的畏惧。一方面,作为一个科学家,他比普通人有着更加成熟和缜密的理性思维。这使他对自然科学的认识要比普通人深得多。另一方面,他又深知科学的限度。科学对于终极问题的答案简直毫无帮助。唯有宗教——在他看来,唯有上帝,才能使人类超脱于对死亡的恐惧和对虚无的逃避。然而,让一名科学家相信上帝的存在,让理性与信仰相互对立,又是何等的矛盾。如果使一切都遵从理性,宗教就不会有什么神秘或超自然了。人生的意义有从何谈起呢?如果违反理性,宗教又将是荒谬而可笑的。
     既然我无法知晓上帝的存在与否,何不打个赌呢?帕斯卡尔想。   打赌上帝存在——假如上帝存在,你赢得了一切;假如上帝不存在,你一无所失。打赌上帝不存在——假如上帝存在,你失去了一切;假如上帝不存在,你却一无所得。
   “我害怕自己犯错误并发现基督教是真理,远过于害怕自己相信基督教是真理而犯错误。”这称得上是对基督教的皈依还是对人生的无奈?“让我们想象有一大群人披枷带锁,都被判了死刑。他们中天天有一些人在其余人眼前被处决,那些活下来的人从他们同伴的境况里看到了自身的境况,他们充满悲痛而又毫无希望地面面相觑,都等待着轮到自己。这就是人类境况的缩影。”
     虽然《思想录》中处处透露着帕斯卡尔对基督教的皈依和忠诚,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始终坚持着自己的思考,没有拘泥于当时所有教派的教义;始终坚持着用自己的理性去理解自己的上帝;始终坚持着用精彩的雄辩,抗衡世俗对上帝的盲目崇拜和扭曲。
     如果没有上帝,人类是渺小的;如果真有上帝向父亲一样照顾我们爱护我们,我们依然不会伟大。正如帕斯卡尔所言:“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考的苇草。他的全部尊严也正在于此。”
     是的,思考让我们成熟,思考让我们深刻,思考让我们个性回归,思考引导我们走向未知。即使上帝不存在,我想,帕斯卡尔依然赢得了他的赌局。一个没有上帝的世界,需要自己赋予自己以意义。即使人类终将走向死亡,即使人类一直在荒唐地活着,我们依然会严肃地思考,去维护我们那渺小而可悲的尊严。
     要解释吗?人是会思考的苇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