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惠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德惠文学网 网站首页 德惠作家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氤氲江南 梦醉如烟

2015-11-10 14:20| 发布者: 管理员| 查看: 599| 评论: 0|原作者: 墨陌

摘要: 氤氲江南 梦醉如烟 夤夜,四周清寂。我独坐在电脑前,聆听着古筝和二胡合奏的“一点凝烟”,顿有远离尘嚣之感。古典的音乐缓缓而来,开曲时古筝的刮奏,一下子把我带到了江南的梦里水乡:小桥流水,轻舟荡漾,杨 ...
                                                               氤氲江南 梦醉如烟

  夤夜,四周清寂。我独坐在电脑前,聆听着古筝和二胡合奏的“一点凝烟”,顿有远离尘嚣之感。古典的音乐缓缓而来,开曲时古筝的刮奏,一下子把我带到了江南的梦里水乡:小桥流水,轻舟荡漾,杨柳堆烟。思绪如乘一叶轻舟,在湖面飘荡。耳际又传来了二胡的忧郁之声,点点筝声夹杂着二胡的哀诉,一抹淡淡的愁绪拥上心头。古筝的遥、托、勾、抹如珠落玉盘般清脆和着二胡的幽怨,在婉转与凄凉的音乐之中,顿感自身如幽人独处,孤鸿飘渺,心似有恨却无人能省。慨叹人生苦短,往事随风,今已人到中年,回首过往,虽阅人无数,其中识我悦我者众,然知我懂我者却甚寥寥。怅人世沧桑,知音难觅。纵有万千心事,又期谁与共,宛如悲鸿寂寞沙洲冷。琴声悠悠,心际寂寥,黛玉葬花寄幽怨,我化心愁为凝烟,让它随着悠扬的古曲飘散于烟波浩渺深处。

江南音韵
  云锁轻烟。月光清凉如水,温柔撒千江。风暂歇,绿荫隐红,轻霭绕小窗。星子诗般滑落云层,点点微光隐。暗暗的房间只有香薰炉内如豆的光,飘摇。筝胡悠扬清弦起,绮思翩翩寻尺素。清音余绕梁,碧树淡淡凋。
  筝胡在幽深的夜里,悠扬。悦耳的曲子涤净了一身的疲惫,心跟乐走,神随曲飞,心的深处有一缕轻烟缓缓划过,然后凝结于一处,蓦然心中生就戚戚。
 抚琴的人,依窗凝月,听曲的人,托腮凝思,淡绪飘。远山含黛,叠云朦胧生烟。室内,古筝与二胡的曲声柔婉如水般流淌;窗外,疏枝映月,瓣瓣落花坠,风铃叮咚伴风吟。风扬飞花,漫天轻轻洒。
 江南三月天,风飘香,夜渐浓,月静柔,人微醺。三月的江南,如淡墨晕染的秀丽女子,如约而来。瞬时间,清丽婉约的宋词涌到唇边,和着盈盈的曲声在心里滚落来回。
 月,泻了一地的银光,满世界的玉树琼楼。曲间,偶听树上的鸟儿的呢喃,一如我的心语呢哝。浸洇在曲中的我,任凭思绪疯长,踏着唐诗宋词的韵,携着飘羽落花的委婉,越过墨染的江南,让心中的清芬,化成一抹淡淡的凝烟……
想象着云烟弥漫中,山峰似有若无的意境,如梦似幻,如诗如画,仿佛置身于蓬莱仙境一般。突然想到李易安的那首《渔家傲》“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漫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此刻我正如词中描绘的那样,似乎身乘梦帆、渡银河、抵天宫、见天帝,闻仙乐飘飘。一点凝烟环仙阁,缕缕清香绕碧池,心已沉醉不知归路。任思绪飞过琼楼玉宇,穿越繁星点点,终落在一弘凉凉的秋月上,再幻化成一点凝烟,在朦胧的月色中飘散。

江南水韵
   执一枝白居易的巧笔,沿着苏子永不褪色的青春记忆,听着李煜深深眷恋的风花雪月的故事,走进江南温婉的怀抱。
  站在娇花映水的青石桥上,极目四望,那温柔如水、轻盈如梦的诗意江南如一副悠长的古卷在眼前展开,而古卷中主角却只有一个--江南的水。
  喜欢江南的水胜过喜欢江南的人。这种喜欢,并非一种欲望,而是一种柏拉图精神情调。水,天下皆有,独到气质和奇妙神韵的水,则为江南独擅。这种独擅,是不用加工的,其貌以一种神韵和情致存在,是最难描慕的。
  水,是江南的根。有了水,远山就有了黛影,柳岸就有了萍踪;有了水,天空就有了烟雾迷蒙,岚气凝云;有了水,天地间也就有了那一幅幅大写意的水墨长卷。
  水,是江南的色。这色是优雅的,是清淡的。以舟为笔,以水为墨,在江南挥洒出一份灵动和秀气:轻轻地画出唐风宋雨汉长廊,描出暗香盈袖的姑苏城,击响悠长清越的钟声,写出寂寞游子惆怅的思绪,叹尽那玲珑馨香紫丁香的凄婉清愁。
  水,是江南的魂。这魂是干净的,自然的。以莲为心,以水为环,在波光粼粼的水韵中伫立成婉约清扬的同心圆:那眉目如画的青衫男子,在一泓碧水、满池墨香的滋养下,成长为温文尔雅、锦心妙口的书生,他在那娇红轻染、翠意横流的斜风细雨里,书写出平平仄仄的诗篇,半随流水,半嫁东风;那清雅娴静的旗袍女子,素手轻扬,把手中的油纸伞舞动成一种婉约的诗意;那才子的诗情和佳人的笑靥与小桥流水、粉墙黛瓦交织成优雅的风情。
  水,是江南的的情。这情是真的,是善的。历经沧桑烟尘、岁月痕印的洗礼后,江南旖旎飘逸出青春活力:那缠绵悱恻的细雨,莹润如酥,恰似妙手轻拨的柔柔丝弦;那水田中,荷箬笠、穿蓑衣的勤劳农夫将一年的希望郑重播撒;那乌篷小舟正淙淙然、潺潺然、悠悠然地随着咿呀的桨声在湖光山色中奏响着怡心怡情的天籁之音;那被水墨晕染的临河房舍,将古拙村野点缀得格外得宁静和谐;还有在那河水弯曲的地方,几树枫叶正红艳艳地将水乡的阡陌装点得格外明媚生动。
  以水为眉、在水之湄、而又独揽碧水青山的江南呀,莫非你就是我永远的爱恋么?且让我以柔情似水的情怀,笑邀心爱的江南,共醉于水之央……

江南意韵
  笔,将醉吟成一管弦语,余音袅袅,心语恰若琴韵飞舞。
  弦,弹拨一缣由心溢出的水墨之韵,整个时空只闻弦语袭人的清香。
  不知是弦带着我,还是我引着弦,进入我的字、我的心、我的江南?
  着一袭情织的衣,让心彻底沉浸在清雅悠扬的意境中,俗世的种种喧嚣和烦恼都在一种空灵中渐渐消融,生命中一些久违的美丽和感动又分明地涌到了眼前。
  捧一缕轻浅的笑,循着清丽的韵脚,踩着婉约的节拍,行走于古典的迷离中,锦绣华年在指尖轻地流淌,寻求到一个古意古韵、真实的我,浅浅地追忆着前尘旧事。
  绕一弯轻柔的悦,听那典雅脱俗的琴曲弦语,根根丝弦就像鲜活的生命在音符里跳跃,它浓缩了江南的灵魂和精华,将婉约柔媚、诗情画意的江南情韵展现的淋漓尽致。
  在悠长寂寥的乌衣巷里,在桨声灯影的秦淮河畔,在枫桥夜泊的姑苏城外,在飘逸灵秀的小桥柳岸……江南丝竹,尽情地诠释着水乡风情,浪漫地诉说着流年碎影,曼妙演绎着古今传奇。
  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爱上这江南独有的韵味,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爱上端坐拨弦的样子;只记得在那一天,一曲似轻吟、如低诉、醇厚悠扬的天籁之音蓦地叩响了我心中的柔弦。
  每每听着如水一般清灵娇美的丝竹,那行云流水般的弦语,那清雅飘逸的韵律,那婉转流畅的节奏,似一阵清风拂过我忧伤的眼眸,心,陡然间变得柔软而清透,那些唐诗宋词中的绮丽篇章和才子佳人的千古传说象影像一样,一幕幕展现在眼前,此时,总会有一种莫明的感动袭上心头。
  每次聆听江南丝竹后,总会独自缠绵在阴柔妩媚的梦境里,仿佛总有一些积淀千年的故事穿越了时光隧道,静静地把甜绵柔酥的吴侬软语传递在耳边,把二十四桥的古典风情映上我明净的双眸,那些似曾相识、欲说还休的恩怨,在那种情绵绵、软洋洋的妙语中漫溢在我生命里的每个角落,让我总是情不情禁地迷失自我。


江南清韵
  人言“佳人如茶,芬芳惹庭”。浅酌香茗,若是再话江南,怎样都会生出莫多个念想,如茶,亦是如此,惹人、逗人、迷人。江南亦是如此吧,附着笔的墨迹,缓缓而来。
  书言“人间有味是清欢”。静默,欢喜间绻绻而抒,留一砚的念附于纸。细想来,所谓的清欢,是江南的天所造、地所设,只要是生在江南,就不可能不追求这淡定从容的清欢。
  不经意间思绪泛起涟漪。此刻,不免臆想着与几个要好的女子,在清雅宁静的散花楼上,端坐在一张铺着蓝白相间格子布的小小桌前,背靠着轩窗,画帘微卷,轻抚丝竹,痴吟江南风与月,琴里听心,茶中品韵。
  清欢,静静的触在最软的心上,起身,随手捻来便是微笑,对角处碰触到明净的眼眸,一股清雅的香气沁入鼻息,唯有美、恋,泊在江南的水墨云烟中,茶烟随心泛起暖意,莫明的幸福在从容中随香味而流淌,精致的生活在茶的安抚下,盈满从未有过的欣喜。
  茶烟缭绕,清欢盈袖,灯影成诗,好似一道绝美的风景,默喜于怀。茶里,辗转在心头的忧伤和空寂,都被温柔地抹去;烟里,过往的种种烦恼和焦躁,亦在一番茶悟的引领下缓缓地沉淀。会心一笑,茶烟里是怎样的风情,是怎样的姿态,品茶之人满腹都是诗韵与清欢,雅致到有些让人嫉妒。
  年轮,或许已然在心里老了,心却依然年轻,携带着满满的缱绻,流淌着清闲、淡雅、时尚的味道,一如听禅时那样的明净与安然。闲时,泡制一杯清茶,空气里扬溢着茶叶的味道,柔柔的,软软的;清香导入,唇间醇香漫漫,如品心情,好似许多念都融在其中;静默浅品中生出许多情愫,细细如水附和着,却不觉凉意,温度、湿度刚刚好适合泡茶一杯。这茶,这景,似风,似梦,似醉,落在心灵的门楣上,竟然让我的心更宁静与淡然。
  情愫轻涌,铺纸砚字,活在茶里悠然的女子,心植在江南的绿意里,让小女子的情怀娇滴如水,与静栖于身的茶香低眉相吻,留一怀的小资与缠绵,守着岁月给心灵慰藉。
  一点凝烟,茶韵成笺。好似闻到江南的味道,尽与茶的味道那么相同,是一种清鲜,一种明媚。此味,惹动双眸的多情,捻动心思的念想,随字绵绵无期。
   
  明净的心,放飞,沉吟处,有自然的缤纷与墨香飘过。微凉的手,将宣纸无声息的展开,书出成浪漫的经典。疾飞的笔,写下媚颜几许,倾落城池;一曲丝竹,激荡起那些沉淀的古老魂灵,诉说着那柔云依水的空濛;茶,回旋于唇,浅浅情,为江南而生,而江南,因何而生?
  请许我用这笔调,这样的心情来书写你、我的江南;请许我用这样的韵律来洗涤身边的尘埃,冲刷我的灵魂。
我想,此刻,我的灵魂应是最清澈最纯粹的,江南也是如此吧?

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上一篇:麦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