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惠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德惠文学网 网站首页 德惠作家 小说/故事 查看内容

小麻雀 尾巴长(小短篇1963字)

2015-11-10 13:59| 发布者: 管理员| 查看: 527| 评论: 0|原作者: 李随军

摘要: 小麻雀 尾巴长 文/李随军 大冬天的早晨,娘用比桐树皮还坚硬的老手,抚摸着那棵一人搂抱不住的大桐树。像水蛭口样的嘴巴里,轻轻哼唧着小麻雀童谣,哼着哼着,娘嘎嘀嘀一声笑 ...
                               小麻雀 尾巴长
                                                                                 文/李随军
     

       大冬天的早晨,娘用比桐树皮还坚硬的老手,抚摸着那棵一人搂抱不住的大桐树。像水蛭口样的嘴巴里,轻轻哼唧着小麻雀童谣,哼着哼着,娘嘎嘀嘀一声笑了,脸像一朵干枯的野菊花,在逗迎雪霜中傲然绽放。
       这些日子二娃家忙着盖新房,一家子挤在娘住的老屋里。昨晚上二娃说:
       娘, 这老屋真的不能再住人了,阴暗潮湿不说,忙碌了一整天,老鼠整晚的跳上窜下,打架啃衣物,真心慌人!等新房盖成了,让您老赶紧搬进敞亮干净的新屋里。
      娘心尖一颤,嗫嚅下嘴唇,下坠、肿胀厉害的眼皮往上拉了拉,枯黄干涩的双眸里像有道闪电掠过。二娃接着说:唉!要是能买台洗衣机,赶在乔迁新家之前,把老鼠撕咬屙尿过的、发霉难闻的衣服被褥给统统洗一遍,清洁干爽地搬进去,多好啊。可是,嗨!盖房子还欠……
      娘留意了二娃这句话,娘想起了房后的这棵大桐树,娘现在抚弄着它,有些不忍心。十几年前,老伴当时还健在,他指着这棵刚栽下的桐树对她说:它现在虽然手腕粗细,只要精心呵护,一年一个样,大热天能给老屋遮阴挡阳,将来急需用钱时,说不定能派上点用场哩。嘿嘿!还真让你个老东西蒙准了。
       娘于是去了邻居张三家,娘拜托他帮着联系下收木材的。      
      几个月后的农历初三,二娃家乔迁新居。天刚蒙蒙亮,娘就摸索着爬起来,把那面边沿锈迹斑斑的镜子擦了又擦,洗脸,梳头,换上干净衣服。她想,要搬进新居了,自己也得有个新气象哩。
      直到晚上,二娃一家子在老屋吃最后一顿饭时,二娃看到娘幽幽的眼神,连忙说:
      娘,新家里的墙上滴水,排水沟沒弄好,电路沒走通,黑咕隆咚的不方便。下个月初三吧,最敞亮的那间给您留着哩。
      一丝苦笑略过娘布满老丝瓜皮样皱纹的老脸:是呀,人老了,万一磕着碰着了,孩子们拖累不起啊!
      转眼到了下个月初三,娘把那面蒙了灰尘的镜子擦了又擦,洗脸、梳头、换干净衣……太阳爬到老高了,二娃满脸堆笑地来到老屋,娘瞥见了,微笑着迎了上去。
      娘,瞧把您高兴的!您都知道了?是哩,该高兴,翠花恨不得燃放鞭炮哩。她娘家侄子媳妇总算争气,生了个大胖小子,让我过来抓两只老母鸡,送给她侄子媳妇补补身子。
      那是哩,是该高兴哩!我去拿点粮食把鸡引哄过来,你拣肥的抓、大的抓哈。娘扭过身,声音仍在笑。
      转眼到了下个月初三,娘腋下夹了把镰刀,去给那群鸡打点嫩草。村口,碰到了从菜田里回来的二娃。他问:热辣辣的天气,娘您不在屋里歇着,这是要去干啥?
       我想干啥就干啥,用得着你操心吗?
       嘿嘿!儿子是从您肚子里爬出来的,咱懂娘的心思,我正要去老屋给您说哩,咱新房子干燥得也差不多了,房间也给您准备停当了。翠花说您的衣服啥的,放在老屋里时间太久了,霉烂味、老鼠屙屎味确实太重了,等她这几天腾出手来,帮着统统给洗浆一遍,咱再等等,好吗?
       娘没有去打草,绕道去了张三家。
       几天以后,娘刚把午饭盛进碗里,翠花慌慌张张地跑进门来,喘着粗气说:
       娘,这是家里的钥匙,您早、晚过去给笼子里的鸡喂点粮食、加点水,还有,每天给兔子割点草。我得赶紧去医院哩,二娃从工地倒塌的架子上摔下来了。
      啪地一声,娘手里的饭碗打着旋儿轻飘飘地跌落到地上,人随之突然打着旋儿似地晃动着,就像那只碗,轻飘飘地往地上落,干瘪的嘴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啊——
       慌得翠花连忙扶着她说:娘您別紧张,听说架子不高,他只是受了点轻伤,您坐下休息会儿,我走了。
      数天以后,摔折一条腿的二娃从医院回到家里养伤,苦着脸对她说:娘,委屈您再等……娘俩正唠叨着,二娃的手机响了,是上大学的孙子打来的。娘耳朵有点痴背,但从二娃愁眉苦脸的表情上,猜到了父子俩的谈话内容。
      从二娃家里出来,看到张三在大槐树下纳凉,娘走近张三问:
      大兄弟,我正想找你哩,求你办点事咋恁难哩,收木材的还没联系好吗?
      老嫂子别急,我打电话再催催。
      大桐树卖了。娘哆嗦着双手接过了七百块钱,数了又数,接着从兜里摸出一个被水洗得浅白的手帕卷,一层层地掀开,把里边积攒的一百多元卖鸡蛋钱拿出来,小心翼翼地一同折叠好,一层层包裹起来。
      第二天,镇里家电门市部的专车,开着高音喇叭,耀武扬威地开进村里,把一台崭新的洗衣机送到了二娃家里。二娃拄着单拐一瘸一颠地从屋里蹦出来,翠花更快,三步两步超过二娃,话语里带着颤音:娘,这真叫母子连心啊!您家二娃想洗衣机都快想疯了……               
      娘笑了,还从浑浊的眼里眨巴出几滴生泪。娘在心里笑着嘟囔:乖娃哎,娘巴望你心里畅当,早点好哩。
      娘连着高兴了好些天,娘在连声咳嗽中,想起床去看看二娃,可是挣扎了多次,最终没能爬起来。娘在迷迷糊糊中,唱着小麻雀哎,尾巴长/娶了媳妇哎,多嫌娘/把娘背到疙瘩坡/回家给老婆暖被窝……唱着唱着,娘瞌睡过去了。梦里,扎着长长辫子的年轻妈妈,嘴里享受地哼着小麻雀哎……轻轻弯起胳膊肘,温柔而爱怜地把乳头塞进娘的嘴里。娘觉得自己躺在绒毯样暖融融的大地上,舒爽无比,嘴里可劲吮吸着的甘甜甘甜的乳汁,却是来自地球心脏的一弘甘泉。


       地址:河南省济源市轵城镇泗涧村六组
       手机:18201339312
       邮箱:459005
       邮箱:18201339312@163.com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